当前位置:首页>>学术交流>>充分发挥评论的应有作用

充分发挥评论的应有作用

发布时间: 2017-07-07 15:06 来源: 中广报刊协会 作者: 宋培学   下载量: 1

  • 中文摘要
  • 英文摘要
 

充分发挥评论的应有作用

——评论类作品点评

宋培学评委

新闻评论在广播电视报刊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是报刊的旗帜、报刊的方向、报刊的灵魂、报刊的生命。广播电视报刊有两大主要功能:一是新闻报道,一是新闻评论。新闻报道叙述客观事实,新闻评论发表主观评价;新闻报道的力量在于摆出事实,新闻评论的力量在于讲出道理。真实是报道的生命,真理是评论的生命。因此,好的评论,就是讲明道理,以理服人,有理才有力。评论是广播电视报刊发声的主要手段之一,也是外界判断广播电视报刊的政治导向和衡量广播电视报刊的思想水准的主要标准之一。没有评论的广播电视报刊,不能被认为是有名气、有影响力的广播电视报刊。

多年来,评论一直是中国广播影视报刊协会新闻作品评选中的重要体裁之一。今年入选的2016年度优秀评论作品共22篇,评委会严格按照评选要求和评选标准,经过认真分析、评估、讨论、研究,最终投票,评选出一等奖5篇,二等奖7篇,三等奖9篇,淘汰1篇。

2016年度中国广播影视报刊协会各专业委员会推荐入围的评论作品,基本体现了立足广电、服务声屏、反映业界声音、关注行业发展、关注社会热点问题的特点,入围作品整体水平有所提高。

2016年度的一等奖作品,主要针对当前的收视造假、电视剧低俗现象,以及网剧监管、广播声音艺术的品牌建设、影视剧质量唯上等热点问题进行了评论,其中一等奖作品《收视造假何时悬崖勒马》(《中国电视报》),针对收视率造假(部分电视剧被爆出购买收视率费用高达50万元一集)这个惊人话题,分析了收视率造假产生的原因:与金钱直接挂钩;及收视率造假产生的恶果:破坏整个行业生态,致使劣币驱逐良币;提出从制度入手严格管理措施,打破收视调查市场垄断,利用先进技术手段打造开发、透明的收视数据采集环境,彻底铲除收视率造假这颗毒瘤。文章有理有据,分析透彻,整治措施也令人信服。

一等奖作品《贴近生活还是贴近私生活——为电视剧限制低俗情色点赞》(《北京广播电视报》),作者对电视剧管理部门发声禁止在电视剧宣传上炒作低俗话题,更不能宣传被删减的内容表示称赞,针对影视圈内流行的两句话:“不肉搏,不成活”、“不销魂,不成戏”及某些人拍戏时遵循的“潜规则”,论述了电视剧低俗和情色给电视剧创作带来严重后果——倒退,提出电视剧应该贴近生活而不是私生活,加强网剧、电视剧监管至关重要。作品紧扣电视剧热点问题,标题新颖,文笔辛辣,体现了作者的评论功力。

一等奖作品《监管疏堵结合,网剧才有更好未来》(《潍坊广播电视报》)分析了当前网剧发展飞速,影响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多,致使监管部门不得不祭出狠招儿:下架整改。为了网剧有更好的未来,作者从疏堵结合的角度提出监管措施,并重点在疏的方面提出了可供探讨的解决之道。文章论据论证充分,文笔生动,行文流畅。

一等奖作品《留住好声音》(《声屏经纬》),作者对广播中的声音价值进行了思考与探讨,怎样留住好声音,如何生产好声音,从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两个层面,探讨了口水化的广播时代,更应该留住好声音、创作好声音,这不仅是广播的优势所在,更是历史使命所在。文章虽短,不足千字文,但思考却很深刻。

一等奖作品《影视剧为何看脸不走心》(《光明日报》),以时下演艺界盛行的小鲜肉崇拜、颜值崇拜为批评对象,分析了许多影视剧制作只重颜值、忽视质量的症结所在,提出了影视剧创作者不要做IP的跟风者,而要重视质量,做IP的引领者。文章论说有理有据,分析透彻,文笔锋利。

与一等奖作品相比,二等奖作品稍显逊色,不如一等奖作品论述深刻,发人深省,但选题、立意等方面也有所创新。二等奖作品《别让孩子为成人的娱乐世界买单》(《浙江城市广播电视报》),立足社会热点,指出当下某些综艺节目盲目追求收视率,而忽视了电视节目的社会责任,尤其是亲子综艺节目,更应该将儿童的安全放在首位。即便只有一位孩子因为看了节目放松了性意识警惕而出了问题,对于父母来说都是不可承受之痛。针对《爸爸去哪儿》第四季大肆炒作成年男子与非血缘关系女孩的关系,作者大声说“不”。文笔犀利,痛彻痛悟。文章刊发后,受到读者一致好评。

二等奖作品《“工匠精神”的南通样本》(《南通周刊》),叙述了南通籍的普通瓦工葛建华,凭着一手高超的砌筑技艺,最终获得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全国技术状元”,他的身上体现着时代所呼唤的工匠精神。本文以葛建华的典型案例为样本,深刻探究了这位普通匠人的成功秘诀,精准阐述了工匠精神的时代内涵,呼吁人们心怀信仰,足履实地。语言生动,逻辑严密,论证清晰,层次分明,不失为一篇较好的评论。由于篇幅所限,二等奖的作品不能一一点评。

部分评论作品从立意到选题,从论点到论证,从结构到行文,从逻辑到语言都稍有欠缺。如有的评论观点不鲜明,论据不充分,论证过程繁琐不简明;有的评论逻辑关系比较混乱,语言表达不生动,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评论的力量。

近年来,由于受到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冲击,作为传统媒体的广播影视报刊遭遇空前的挑战,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一些报刊社不得不重新定位,另谋出路。有的谋求与新媒体融合发展之路,有的另辟蹊径,拓展新领域,热衷于大型活动,有点甚至搞起了产品代理、网上销售。这种忽视报刊媒体主流业务,一门心思抓效益、搞创收的做法,直接导致报刊社写评论少了,发评论也少了,长此以往,评论的旗帜何在,评论的功能何在,写评论的人才何在?这是值得我们关注的一个问题。

(作者系中国电影资料馆党委书记、高级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