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学术交流>>访谈有度真功夫 ——专访类作品点评

访谈有度真功夫 ——专访类作品点评

发布时间: 2014-07-08 10:29 来源: 中广报刊协会 作者: 舒华   下载量: 12

  • 中文摘要
  • 英文摘要
 

访谈有度真功夫

 ——专访类作品点评

舒华评委

 

事件专访、人物专访、问题专访等, 专访有很多类,但广电报刊中绝大多数都是人物专访,题材丰富,形式灵活,风格多样,别具一格。银屏内外舞台上下,从大家风范名人气度,到草根味道平民精神,特别容易成为版面鲜活的亮点,读者喜读爱看的焦点。2013年度参评的全国影视报刊优秀新闻作品中,也有许多专访佳作,让人过目难忘,回味悠长。千姿百态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题材写法各有千秋,下面试对本次送评的部分优稿进行点评。

、气度——主题的提炼.

专访一人一事,有问有答,由浅入深,层层相扣。优秀的专访,绝不满足于泛泛的提问和肤浅的解读,从“一棵树”见到“一片林”,从一群人的情怀,见到一个时代的风貌。

一等奖作品《寻访中华民族的智与美——访电影〈一代宗师〉导演王家卫》,由《人民日报》文艺部推荐。作品对导演王家卫的专访,没有停留在一般创作经历、拍摄花絮、演员热点的关注,而是从电影创作构思的梳理,上升到对传统文化、民族精神的思考,在有限的篇幅中,思想碰撞火花四溅:“那个时代,集纳了中华民族传承千年的智与美,那簇光芒直接映入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和感悟。作品的开篇生动凝练,近乎白描:“见到王家卫的时候,他的语调和步伐还停留在民国时代,且轻,且缓。”很有镜头感,又充满时代气息,仿佛一代宗师的风骨。专访三个小标题也意蕴深远,借用了影片中的语言:有人成了“面子”,有人成了“里子”——武林之外有更大的情怀;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一代宗师”不只是一个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赓续一个民族的风范。这“智与美”的精神内涵,用王家卫自己的话作了精辟的诠释:“民国时代的文化风范令我着迷。那时候可以慢下来、可以沉潜、可以低呤,因此而宗师辈出,大师云集。生活在高速时代的我们,有时需要回望。”专访从中华武术的一招一式提升到文化传承的高度,武林之外更有大情怀,这是专访中的上品,可遇而不可求。作品文字严谨,毫不拖泥带水,掷地有声,余音在耳。

一等奖作品《郑晓龙  有点境界很重要》(《上海电视周刊》),访谈由热播剧《甄嬛传》切入,从《渴望》、《北京人在纽约》到《金婚》、《甄嬛传》,他导演的每一部戏都具有里程碑意义,文章不仅分享了他的创作经验,还由表及里揭示导演成功的秘诀:“有点境界很重要……现在我们有钱了,富裕了,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做一个有钱人,花天酒地?还是有尊严的人,有境界、有人格、有人性光辉?我觉得,还是做一个有尊严的人。”

同样面对采写对象,有的记者跑马观花、浮光掠影,看到的只是“面子”,有的抽丝剥茧,入木三分 ,发掘出了“里子”。

二、温度——热点的脚步

专访是新闻体裁,对于热点新闻和新闻人物的追踪,第一时间寻找第二落点深度发掘,近些年广电报刊每年都有许多佳作。周报的时效性和出版周期,也很适合人物专访的创作。

一等奖作品《黑龙江广电报》的《本报追访习主席演讲中的“寻亲“故事》讲述的中国儿子和哈萨克斯坦母亲半个世纪后重逢的故事,记者早在2010年就报道过。时隔三年,这个异国寻母的故事,被中国国家主席在演讲中点名引用,这在我国外交史上十分罕见。三年过去了,这对母子如今生活得怎样,记者快速反应,再次连线采访,重温了这对母子分离、重逢、相认、团聚的整个过程。抓住新闻由头,陈米煮出一锅好饭,反响强烈。多年来黑龙江广电报坚持对热点新闻的独家追踪,周报抢新闻,抓热点,跨洋采访,跨省连线,成为常态,坚持至今难能可贵。旧闻因为契机变成了好新闻,这种敏感在于日积月累,关键时刻才可能信手拈来。

一等奖作品《一代评书大家风采依旧  〈岳飞传〉千古流芳永远精彩》(《山东广播电视报》)。四大卫视联袂上演大戏69集连续剧《精忠岳飞》之际,山东卫视别出心裁,把刘兰芳请回了演播室,由他和儿子一起同台再说《岳飞传》背后的故事。专访挖掘《岳飞传》创作的前尘往事,讲述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讲述她和丈夫“两人相濡以沫的一生,也是与〈岳飞传〉紧密相连的一生”,其中有一段描写很有趣:“有一回,刘兰芳在厨房写作,由于疲劳过度,写着写着,趴在台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后半夜两点多钟了。她口中念道:‘男儿当自强’,又打起精神,继续写下去。‘男儿当自强’是《岳飞传》里岳飞的自勉之言,刘兰芳说她常用来鞭策自己。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时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男人,甚至当成岳飞了。”描写质朴亲切,感人而传神。“作为一种文化和民族精神,岳飞是古代的,但岳飞精神是当代的,岳飞精神就是‘忠孝’,这在什么时代都不会过时,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缺失所需要的。”刘兰芳成为回忆,可以重回舞台,但岳飞精神,当代不能忘。重回昨日,冷暖之间,有很强的怀旧感,勾起大家对过去时光的美好回忆,对传统忠孝礼仪的呼唤。

三、角度——发现的眼光

名人明星,人们更关注星光后的另一面。专访要把握他们的性格特征,发现身上的闪光点,展现人物丰富的精神面貌和内心世界,让读者觉得可信、可亲。换一个角度另辟蹊径,发现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展现人物独特的风采,带给读者磁场般的吸引力。

一等奖作品《史航:我是疯狂的荐书控》(《中国电视报》)对人物的描述非常生动鲜活。一个看似不务正业,不太正经的人,书、猫、网几乎成了生活的全部”,他又是一个达人、狂人、读书人,他更有相当正经的时候:从央视青少年读书节目中担任评委,在网上专栏和新浪微博中声情并茂推荐好书,他的疯狂“一切都与书有关”。史航说,“读书让自己永远从容,打不到车、等不到人、节目迟迟不开始录制,我都不急,因为手里有书在读。读书也让我永远不够从容,我开始觉得生命是倒计时的,我现在买的书,今生已经读不完,那怎么办?”“读书就是寻找心灵自由的过程,不是到站下车的过程”。腹有诗书气自华,我们感受到人物生动鲜活的个性,在浮躁喧嚣的世界,有这样一些人,有这样一块清凉之地,读来让人神清气爽。

一等奖作品《我恐惧像植物人一样活着——本报独家专访前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常州新周刊》),专访面对这位以个性鲜明著称的前发言人,展示一个敢说敢为不一样的新闻发言人。“很多人都说王旭明是个会说话的人,这是因为他之前的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的经历,可他并不满足于这样的标签。他恐惧于植物人一样的生活,努力保持着清醒,思想就是他的灵丹妙药。”引题就先声夺人,引人入胜。 “我还是想当官,当更大的官,如果要用我的话。我甚至要呼吁,更多的正直、善良、有才华的人,努力地去当官,来为中国办事。”快问快答,真知灼见,人物有血有肉,棱角分明。爱说善言,就让他尽情发挥,让他们性情张扬。这些具有特别经历、特别身份、特别背景的采访对象,他们的特别故事很吸引读者眼球。

二等奖作品《访〈快乐大本营〉“黑衣人”团队》(《金鹰报》)。“啊啊啊啊(āáǎà)”既是栏目科学试验站标新立异的名字,四种发音高低抑扬,表达出人不同的表情和感受,专访巧妙地以此四个音符作为颇具特色的小标题,展示栏目经历的曲折和痛并快乐,谋篇布局新颖别致,语言轻松活泼,给人印象深刻。

四、力度——小人物大感动

随着媒体“走转改”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物专访聚焦最基层的普通人,以最贴近生活的交流方式,展示最贴近生活的身边人,发掘他们身上人性的光辉。通过媒体的聚合效应,普通人被聚焦放大,他们也像明星一般闪亮,“小人物”彰显正能量,感动每一个人。

一等奖作品《美丽的城市良心守护者——访“最美青工”李智慧》(《盐城广播电视报》),走近“地下”工作者,深入“最美下水道女工”和她的下水道女班群体。“地上和地下虽然只隔了一个窨井盖,确是两重天地。李智慧放弃了舒适的机关工作,选择了憋闷、潮湿、臭气熏天的下水道,这需要何等的勇气!我们应该懂得感恩,他们工作所受的脏,都是为了保障我们在地上生活得更加美”。下水道,苦脏累,80后,女青年,大学生,一般人很难把这些字眼联系在一起,专访再现普通人平凡工作中的不平凡,呼吁社会给他们更多的关爱,体现媒体的社会功能。

二等奖作品《伟大的母亲,小气的娘——3000万次按压“温暖中国”》(徐州广播电视《新周刊》),真实刻画平凡母亲对儿子无私的爱,传递不平凡的温暖:“小气是三年都不给自己买衣服,却不分昼夜守在儿子床边,33000万次不分昼夜,分秒不停的按压,延长儿子的生命。” 爱无止境,大爱无言!文章每一个细节,每一段对话,都普普通通,但那份爱感天动地,温暖人心。

此外,二等奖作品《一半青春 两点生命——“玻璃娃娃”刘大铭的文学心愿》(《甘肃广播电视报》),表现霍金式的灵魂歌者,与命运抗争的生命奇迹。作品的标题、引题、小标题,以及故事都很生动出彩。

很多报刊近年来深入社区,深入老百姓群体,发掘普通人身上的闪光点。我们身边的小人物感人肺腑,何谓幸福,人生意义,奉献精神和社会价值,孰轻孰重发人深省,小人物制造大感动。

五、深度——挖掘的功夫

专访要专,删繁就简三秋树,专注一人一事。专访要钻,记者要有钻研精神,案头工作需下功夫,采访前准备充分,做足积累,才有新天地。专访还需要钻劲,钉子精神,有时候要刨根问底,把专访引向深入。

广电期刊的深度访谈,更体现出专业性。如二等奖作品《用汉字开启“少年派的知识之旅——〈首播〉专访〈汉字英雄〉策划人、主持人马东》。作者到栏目基地实地探班调研,做足功课,经历节目制作的全过程,主创人员充分接触,实地调研拿到第一手的宝贵资料。一个有价值的专访,绝不满足于一般资料收集。由河南电视台卫星频道与爱奇艺联手重磅打造的国内首档汉字类节目《汉字英雄》,节目开始录制,《首播》杂志就深入了解这档全新原创电视节目创意、模式、流程、嘉宾等方方面面。当下在国内各大卫视热播的综艺节目中,引进模式成为了一种潮流和趋势。“而一档真正的原创节目是需要时间和经验,需要一期一期的节目去积累……我们必须进行从形式到内容的创新,这是最大的难度,同时也是《汉字英雄》的价值所在” 。提笔忘字是我们所有人面临的时代问题,《汉字英雄》担当起传播优秀文化的重任,让文化类节目比娱乐节目还热,还有趣,充分挖掘主流文化的魅力,在泛娱乐化盛行和模仿抄袭成风的今天,节目的成功的确难能可贵,而其中的合作模式给台网联动尝试了一条新路,揭示了中国电视的演进,对业内很有启发借鉴价值。该专访一改学术期刊板起面孔说事的风格,转文风接地气,既专业还可读,采写者狠下了一番调研的功夫。

二等奖作品《一生有光周有光》(《常州新周刊》),对话107岁的“汉语拼音之父”,难度可想而知,前后采访三次,老人家时间精力都很有限,采访不易,机会难得。这篇专访不是简单的业绩堆积,不是家常般的轻松聊天,也不是一般人生经历的对话版。作为家乡记者,采访前准备相当充分,阅读了大量资料,专访中只有简洁的7个问题,层层递进,信息量很大,文章开头百岁老人娓娓道来:“我出生在青果巷,旁边就是大运河,小时候奶奶教我读唐诗,能听到船来船往的桨声。”从家乡味中拉近距离,引出了对人生、对社会的感悟和理解,折射出厚重的历史感、时代感。任何一个专家学者,同一个对他并不了解的人对话,是多么索然寡味!专访的工夫不仅仅在访谈之内。

六、态度——职业的修养

本次专访优稿评选,也有不少遗憾。特别是评稿对字数的要求,很多报社选送时不太重视。对参评要求的把握,尺度公平,尊重规则,也是一种严谨态度。一些优稿因为超字数也只得割爱,比如专访《说不尽的“南京话” 道不完的奥运缘——访“南京吆喝第一人”刘奎龙》就是非常可惜的一篇优稿,失之交臂。还有些稿件,错别字不少,作为优稿比较牵强,报纸的出版质量应该加强把关,白纸黑字更需严谨。还有个别稿件,观点和提法有失偏颇,甚至存在导向的偏差,这都需要我们的报刊加强阵地意识把关意识,守住我们的导向和底线。

人物专访要通过采访人与被采访人的对话来打动读者,一要专二要访,还需要访前扎实准备和访后谋篇写作的一气呵成。专访不仅有符合人物个性特色的对答,新闻由头、人物描写、环境观察、细节把握、现场感,都可以丰富对人物个性的展现。“在观察的领域,机遇只偏爱那种有准备的头脑”(巴斯德语),被访者一言一行,举手投足,外表内在,都需要记者以“我”的眼耳口,把读者带进人物活动的特定环境中,让他们感同身受,才有亲切感。

记者能否营造良好的交流氛围,甚至同被采访者一见如故朋友家常,只有找到一把适当的钥匙,才能轻松地打开话匣子,打开他们的心扉。人物专访采访者的只是引导,是调动,是点燃思想的火种,是激发灵感的引子。让被访者想说、能说、会说,说得谈兴勃发、淋漓尽致。采访者不一样,自身修养、经历认识不同,感受和角度也各异,你看到的是一枝一叶,别人却发现了树木成林甚至林海苍茫,眼光胸襟差别很大。这是需要对被访者感情的投入,你不能首先感动自己,自己没有兴趣和热情,怎么能够打动读者?!

记者的功夫、记者的才情、记者的修养,都在一篇专访中。没有新闻的态度和温度,哪来与众不同的角度和深度,更不可能达到感人的力度和动人的气度。与被采访者面对面,你要拿出百倍的精神,十足的功夫,才会有更多流芳的佳作。

                         (作者系四川广播电视报社总编辑、省级报专业委员会副会长)